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科学幻想  »  看国内贪官怎幺玩小姐-深啊乳湿湿

看国内贪官怎幺玩小姐-深啊乳湿湿
深啊乳湿湿,大摇大摆的,我们办事处经
理告诉我这个大胖子就是主要负责人甲局长,我们快步迎了出去,与他们寒暄,
大胖子对我招招手算是打了招呼。之后在大厅里我们聊了一会。我提议大家边吃
边聊,随后坐上了他们的车前往“都市绿洲”。

  不一会来到“都市绿洲”,果然名不虚传,刚到吃饭的点,这里已经连停车
泊位都没有了,我和甲局长下了车,车在保安指挥下,找了个车位。在领位的带
领下,我们进了饭店,**,里边假山怪石喷泉流水,果然气度不凡,甲局长看来
是这里的常客,轻车熟路的上了二层的包间。

  宾主寒暄了几句落座之后开始点菜。服务员长的蛮漂亮地,声音也特好听,
把菜单给了我们,我递给了甲局长,他客气了几下,把菜单放在桌子上,对服务
员说来老三样,其他的人都点头称是,于是大家点了一圈菜后,我征求大家的意
见等了几道硬菜,随后点酒水,甲局长大声到,还是老规矩,五粮液,服务生下
去了,上来了一些伺候吃饭的服务员,帮我们把餐具放好,我们閑聊了一阵,招
标的一位同志要抽烟,要了一条软中华上来,**,他奶奶的太过分了。

  不一会菜上来了,**,连王八这玩意也端上来了,什幺:红烧海参,清酒鲍
鱼、招牌乳鸽皇等等来了一桌子,酒也上来了,服务员给倒满后,甲局长大咧咧
的端起酒杯道“这杯酒是欢迎北京远道而来的小兄弟的,乾一个,(**,宾主不
分了),我端起酒杯,抿了一口,偷眼一看,老天,甲局长一口把酒给乾掉了
(可是三两的大杯子呀),没办法陪着喝了。

  还好,我酒量不算小。接下来大家自由发挥,互相劝酒,不一会5瓶五粮液
光了,甲局长喝的正来劲,高呼上酒,不一会服务员又端上来5瓶,我心理暗想,
今天怕是要喝出人命来了。不知不觉又下去了3瓶,大家有点朦朦胧胧的感觉了,
我站起来敬甲局长一个,费了半天口水,他非要我们技术工程师陪着乾一个,我
们的谢工现在已经快喝趴下了,死活不肯喝,一时间僵住了,我又劝谢工费了半
天劲,他同意喝一大口剩下的归我,没办法逼上梁山了,乾!我一口气喝了将近
2大杯,顿时胃里翻江倒海,眼前发黑,我知道要不好,借口去WC,一通狂吐,
还好酒还没上头,回来又喝了一会。

  看大家酒足饭饱了,买单,**!一顿饭8400多,奶奶的我从小到大只在
电视上看过。閑话少说,出了大门甲局长打着酒隔,拍着我肩膀说,小老弟,爽
快人呀,大哥带你玩一会去,(我们的工程师已经喝趴下了。我叫办事处经理送
他回去)我自己陪着玩去,也避免以后到处给我造谣去。不一会车子到了“天时
洗浴中心”,下车,洗澡,没什幺可说的。

  天时洗浴中心有三层,1楼洗浴,2楼是普通人消息大厅,3层嘛,就是有
钱人消费的场所了。我们直接上三层,甲局长提议先玩会儿牌,乐呵乐呵,我硬
着头皮和他们玩起来,人太多没法打麻将,乾脆扎金花,20块钱底钱,上不封
顶,场面真的很壮观,桌上厚厚的人民币。唉!不到一个小时我输进去了300
0多,没办法啊,就是图领导一个高兴。

  玩得甲局长高兴啊,甲局长把服务员给叫了过来,耳语了几句,服务员一溜
小跑地出去了,不一会来了一位40岁左右的、看样子用于妈眯哪个类型的女人,
进来之后看到甲局长眉开眼笑,打情骂俏了一阵子,带我们出了棋牌室,走了两
个过道,来到总台那里,打了一个电话,(有几位老兄说家里有事,先溜了,甲
局长也不挽留,我客气了一下而已),接着带着我们顺楼梯上了4层,对这门怕
了几下,里边把门给打开了,我们闪身进去后,发现里面果然有一片新天地,装
饰的相当讲究,很有气派,我们往前走了不到10米,**!我眼前一亮,走廊两
边都是全裸的MM,站了2排,看样子不下40~ 50名,只见甲局长一马当前,
向在欣赏什幺高雅的艺术珍品一样,东摸摸,西摸摸,其他几个老兄也不甘示弱,
加入了这个行列。

  甲局长挑好了2个美女,要做双飞,其他的也是一个德行,挑好了纷纷到房
间去了,这时候甲局长想起了什幺,跑了回来对我说,小老第你看哪个好,来2
个,**!我推说酒喝多了,不行,老甲当时脸色就不好看了,没办法我跳了2个
比较不错的开房去。一进屋子,打开灯一看,**!比我睡的宾馆还要豪华,我躺
在床上,她们开始了工作,推油、漫游、口活。我就想呀,为什幺这幺多人要当
官,原来当官就是好。为了不涉及色情内容下边大家发挥联想就是了。

  总之一个字好爽好大啊~快再爽!其实所谓的包房,构造非常简单,装饰比较好罢了,隔壁
的叫床声此起彼伏,也够壮观的了,俺不一会就结束了战斗,(年轻人就是年轻
人)。隔壁激战正酣,啪啪乱响,我躺在床上忽然想到,如果这位甲局长放了我
的鸽子,我咋办?其他的人也带他来过这里,我怎幺办?办不好的话,我回单位
怎幺交待?一时间我酒意全无。忽然一个念头冒了出来,录像!对,录下他们的
丑态,这样把柄不就是落在我手里了吗?看他们到时候怎样耍赖?

  拿定主意后,我把手的NOKIA3650里边存的录像给清空,轻轻的走
出了我的包房。包房的门都没有关,只有一个白色的帘子是透明的那种,因为N
OKIA3650的录像时间是1~ 3分锺左右,我首先有看好甲局长在哪个包
房,我看了看走廊没有其他人了,蹑手蹑脚的走过来,偷看起来,这包房不是,
里边闹的正欢实着呢,到另一间看看去,还不是,奶奶的到底在那呢?前边还有
一间,我偷偷过去,刚趴在门框边上要偷看,里边的小姐把门帘一撩出来了,**!
差点没把我吓出心脏病来。小姐也被我吓了一跳,我假装没事的样子,沖她一笑,
随手摸摸她MIMI,靠!8错,小姐骂了一句,有毛病呀,走了,我往里一看,
甲局长正四角朝天在那躺着,一个小姐还在练口活呢,机不可失,我录、我录,
靠!大功告成。

  录完后,我偷偷地回到自己的包房,偷着乐呀,成功了一大半了,不一会大
家纷纷结束战斗,甲局长一副很心满意足的样子。

  我们喊来了他们的妈迷,聊了一会,甲局长说,这的盐奶浴不错,强身建体
的,所谓的盐奶浴就是女的给你洗澡,典型的管起飞不管降落的那种。我折腾了
一天确实有点累了,迷迷惑惑,过了一会大家都洗好了,我沖了个燥,到服务台
买单,**!又花了4000多。

  不过我觉得太直了,等我结好帐,甲局长他们陆续出来了。我想今天就到此
结束,各回各家了,谁知道甲局长说,兄弟前边不远有个KTV不错,我请客,
边吃边玩。我一听头都大了,我身上的钱快花乾净了。

  老甲一个劲的喊我去,没办法硬着头皮炮妞去。我做了两手準备,可以刷卡
的话,我卡里的钱估计没什幺问题,不能刷卡的话,我只能打电话给我们的沈阳
办事处经理。

  在车上我偷偷的发了一个短信。下面的腐败情况可是你们想都想不到了。

  车子七拐八拐的,转的我晕头转向的,不一会车子停到一家金碧辉煌的楼下,
我下了车一看,真的是金碧辉煌KTV,上楼后找了一个大包房,通知服务员给
拿酒水,因为我不熟悉,全是老甲的跟班给点的酒水,不一会端了上来,太没天
理了把,居然是洋酒,我心理不停的诅咒这个SB,脸上还保持着微笑,大家边
喝边聊。可是气氛不是很好,老甲和他跟班说了什幺,跟班的出去了,不一会带
回来几个绝色MM。我眼睛都看直了,真是很漂亮呀。

  屋子里的灯光暗了下来,音乐劲爆了起来。我明白了,跳脱衣舞的。还真没
出乎意料,随着音乐节奏她们开始脱了,一件,两件,最后成了白条鸡一样在灯
光下扭来扭去,不时做出很YD的姿势,**!还好,刚才爽了一下,要不非的流
鼻血不可。

  如果你认为就就是最腐败的事情,那你真的大错特错了,接下来的事情,包
括我和大家估计都想不出来的,就在我看的热血沸腾的时候,甲局长来到我跟前,
对我说:兄弟怎幺样,开眼界不,我点头,老甲手里拿过来2杯洋酒对我说,乾
了它,大哥让你在开开眼界,我二话不说,一口乾掉,鼻涕眼泪全下来了,太难
喝了,什幺破洋酒,老甲看我的糗样笑了,和跟班的说了几句,跟班的去找老板
去了,不一会进来几个彪型大汉,我估计现在大家应该可以猜出几分了吧——现
场直播,ML、SM、3P什幺的,**千栽难逢,太壮观了,而且可以亲自参与,
我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了:腐败透顶。

  我随后把我们的谈判和最后的结果都给大家写出来,也算是有个交代。看着
眼前的YD场面,我实在发自肺腑的佩服起这些官老爷来了,平时人前人后地,
老甲一杯杯的劝酒,我一杯杯的喝,不知道明天我们的单子有戏没有,还是今朝
有酒今朝醉吧。

  我和老甲称兄道弟,喝得酩酊大醉,早上醒来已经快9点了,老甲不知道哪
里去了,只留下他的司机,这哥们昨晚劳累过度,现在睡的正香,这时候电话响
了,是公司副总打来的,询问情况,我支支呜呜地应付了几句,挂了电话,老甲
的司快一点好深啊乳湿也醒了,对我说甲局长交代过今天上午要我到他办公室去,聊聊竞标情况,
我结帐走人,老天保佑这里可以刷卡。

  到了老甲的办公室,真的很气派,老甲正在闭目养神,见了我一指沙发,没
了昨晚喝酒时的亲切,多了几分威严。

  可怕的沈默。过了好久,老甲说话了,不是我不帮你,可是另外一家有关係
呀,我脑子翁地一声就大了。

  我一下没了主意,但关键的东西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能拿出来,我沈默了一
会,对老甲说,这样做对我公平吗?明知道人家有背景你还要这样?我回公司怎
幺交差,我希望你给我个答複,我的脸都要扭曲了,我的拳头攥得喀喀响。

  老甲说话了,你先不要生气,事情会有个解决的办法地,其实我们做管理的
也不容易,我儿子过几天要出国去学习,唉!

  我脑子在飞速的运转,老甲是什幺意思?难道在想我暗示什幺?我决定直来
直去去。问老甲:说个数字把,我是全权代* 表,我有权利决定。老甲对我笑笑
说,你先等我一会,我办点正事,中午我请你吃点便饭。

  我在老甲办事室的沙发上,眯了一会,很快就中午了,我们在他单位附近的
一家饭店,找了个单间,点了几个便菜,叫了几瓶啤酒,边吃边聊了起来。甲局
长,你说吧,什幺想法?,咱们都是哥们弟兄,老甲喝了口啤酒,点了一棵烟狠
狠的吸了2口,对我说,你们打算报什幺价格,另外的三家现在有一家退出去了,
其他的两家就是都是一个公司的,其中有一个是托,你明白吗?托报的价格比较
高,你们的价格是什幺?我试探性的报了一个数字380万,老甲嘴里的酒差点
没喷出来,老兄你开什幺玩笑,人家的价格比你这个要低好几十万呀,我点个一
棵烟,问老甲你看我们要多少钱,可以接下来,而且要保证你的利润。老甲低头
不语,半天从牙缝里挤出来一个数字25万,我帮你摆平,你们报价350万,
先给我打10万,标下来后,把剩下的15万再给我送来。

  **!太顺利了把,吃饱喝足之后,我借口不舒服要回宾馆休息。老甲也没有
挽留。回到宾馆。我电话与北京副总电话取得了联系。副总听了之后没有表态,
先口头答应。说:我这边和财务算核算一下,再和你联系。副总挂了电话,我躺
在床上无所事事。对了,和我做IC卡预付费水表的哥们联系一下,好久没见面
了,电话通了,不一会我哥们打车来到我宾馆,我们瞎聊了一会,我把昨晚的腐
败和我哥们讲了一下,我哥们听了一笑,很平常,我们自来水行业的比这还要黑,
玩的更出格,前几天我带一个哥们去洗阿波罗浴,更牛B,你见过在水中ML吗?
一个人3个漂亮小姐伺候着。我听了,还真他奶奶的小巫见大巫了。我和我哥们
聊了一会。3点左右,老甲的电话打了过来,告诉我明天上午9点竞标,晚上我
在和其他几个副手聊聊,挂了电话。

  我郁闷了,我现在的预算已经透支了,我卡里已经没有多少钱了,我怎幺办
呀,我电话与北京副总取得了联系,把事情说了一边,副总一听就急了,什幺你
一个晚上就花掉了这幺多钱,这可是整个竞标的业务预算呀。我一听脑袋感觉都
快要爆炸了,我不知道副总在电话里面咆哮什幺。我挂了电话,气的我一脚把茶
几给揣翻了,我哥们正在看电视,把他给吓了一跳,看到我脸色不好,他赶快让
我做下来,我的脾气上来了,和我哥们诉起苦来。

  骂了半天,也骂够了,冷静下来,今天晚上怎幺办呀,没办法还得和单位副
总联系要费用呀,我先和副总承认了错误,接着说了我的难处,希望单位多少能
给一点费用,我好和人家有个交代呀,电话里副总的语调相当生硬告诉我,刚和
财务核算过,如果按照这个单子这样做的话,单位的利润非常低,对我的做事方
法非常不满意,然后告诉我,第一单位不会追加费用,如果再有花费的话,个人
承担。第二,看看给老甲的返点还能不能低一点。说完挂了电话,我整个人掉进
了冰窖。

 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幺办好了,我都没法用词语来形容当时的心情了。刚开始
的时候说的唱的都好听,告诉我不惜一切代价,操他妈,刚花了这幺点就心疼了,
还他妈是不是人呀。费用让我自己掏,老子大不料不乾了,凭什幺要我掏。我恼
羞成怒了。这个时候我的哥们帮我分析了一下,提了几个方案,都不太可行,一
一被否定了。这个时候我老婆给发过来短信,主要是叫我多注意身体。奶奶的都
什幺时候了,还有閑心说这个,我刚要把这个信息删除掉,我脑子一动,哎,这
个小录像是不是可以起到什幺好爽好大啊~快再用?我马上和我哥们说了这个想法,我们研究了
半天,一个计划诞生了。

  晚上我和老甲又是腐败了一次,比昨天强不了多少,我真佩服老甲,岁数挺
大的性慾这幺旺盛,又来了一次双飞。之后。到酒吧,红酒洋酒一个劲猛喝。真
是醉生梦死呀。晚上又报销了6000大元。

  第二天,早早起来,到了老甲办公大楼的大会议室,我已经通知沈阳办事处
的人把10万存进了老甲的帐户,我抽着小烟悠閑地等着竞标开始,胜券在握。
其他两家的代* 表也是一脸轻松,不一会儿,老甲和他的助手们进来了,满脸严
肃,落座之后开始竞标,开始简单介绍自己公司背景以及自己的优势等等,然后
每个代 *表把自己公司的标书给交给老甲,都是密封好的,由老甲他们亲自打开。
然后退场休息,等结果。

  我悠閑地抽着烟,眼睛偷瞄了一眼,其他两家公司的代* 表。也是神情自若。
靠!看你们能撑多久。我的电话响了,是老甲的电话,嘿嘿,大功告成!我接起
了电话:兄弟,这事不好办呀,刚才上边给我来电话有交代呀,看样子你这次够
戗呀。我楞住了,什幺?半天我说出了一句话:甲哥,你涮我是不是?老甲说:
真的不是这个样子的了,我实在有难处。

  我无心听老甲解释,我告诉老甲一句话,这件事情对我来说,没有失败,只
有成功。老甲说:一会我找你。在楼下一个没人的角落,老甲对我说:兄弟,1
0万我退给你,以后我们是好哥们。靠!当我是三岁小孩呀。我不言语。尴尬的
沈默,老甲说话了:兄弟,我尽力了,你想怎幺办。我对老甲说:我不想怎幺办,
我就想要这个单子,没别的意思。老甲说:我真的尽力了,我没有别的办法,钱
你收回去,以后有事情找我,怎幺样?我气愤到了极点。我对老甲说:我回公司
没法交代,钱花得太多了,我报销不了,你让我怎幺办。我这个人嘴不好,喝多
了到处胡说。老甲说:不要这样了,以后我们还是好哥们,再说了,你说的有人
相信吗?我说:是吗?我有录像你想看吗?什幺?老甲蹦了起来。

  我轻轻的告诉老甲:你不要激动,我录的东西在我哥们那里,我只要一个电
话,这段录像就会满世界都是,不相信的话,可以找那天的小姐去问,我是不是
在门口偷怕的,我单子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。

  我吹着口哨走了。我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幺事情,到底下一步我怎幺办,心
理真的没谱,难道我计划要落空了。刚回到宾馆,老甲打电话告诉我,单子拖后
2天公布,希望和我见一面。我和我哥们商量了一下,安全起见,我搬到我哥们
的办事处去住了。

  我告诉老甲,我没别的意思,这个项目我要定了,等他的消息。难熬的两天
过去了,老甲没有和我联系,我也没和他联系。

  第三天早上,老甲给我来电话了,告诉我这个单子给我们公司做,要我去签
合同,同时把手机带上。靠!当我**呀。我带上我们技术人员,我哥们在后边打
车跟着我们,以防万一。

  到了老甲的办公楼。上楼签合同。老甲盖章,把两份合同给了我(我带回去
单位盖章)。老甲送我下楼,问我剩下的钱什幺时候到帐。我告诉他我回北京后
给办理,我安全回北京后。用快递给你,我怕我不能或活着回北京。老甲说:可
以,我能把单子给你,如果你不讲信用的话,我也可以把单子撤掉,我有这个能
力。

  我和技术人员下午做飞机回到了北京。回单位盖章。给老甲打电话。告诉老
甲按合同把第一笔预付款打到我们公司帐户上,我好把手机和剩下的钱给他彙过
去。老甲很爽快答应了。几天过后,50% 货款175万到帐户了,我从公司提
出10万现金,我告诉老甲,我的业务费用单位不给报销。我家里穷,我不能自
己掏钱,所以我要扣掉一部分。

  老甲快疯了,问我要扣多少,我告诉他剩下的10万我都想要,没等我说完,
老甲在电话那头咆哮了起来:你太不讲究了,不要把我给逼急了。我打断老甲的
话:和你开个玩笑不要当真吗?你看给我多少合适,最后我和老甲商量了半天,
我提了5万,给老甲10万,随后我把手机给老甲发了个特快转递过去。

  我总觉得我们卖的这批IC卡电表是存在问题的,有什幺问题我也说不清楚,
都是那些工程师在说,我们公司準备停産,所以甩货给用户的。我这时才明白副
总说的一句话“不惜一切代价、只能成功”的含义。我知道早晚有一天会要出事
的,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,所以这几天我正在办理辞职手续。好爽好大啊~快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