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学生校园  »  大丑风流记---[我来补充]-V人片在一线

大丑风流记---[我来补充]-V人片在一线
V人片在一线打个电话,看她有没有回去,也许她在下车那地方看病呢,也许她可能身体稍好,又坐别的车回家了。
    想到此,他拨通了小雅家里的电话,他聚精会神,等着这未知的结果。哪知电话拨通,响了半天,也没有人接,想来家里没人。大丑放下了电话,又胡思乱想着。
    小聪捡完碗,劝道:“牛大哥,既然小雅没事了,你就不要自寻烦恼了。小雅这个人,你应该放心,她很聪明的,也很自爱。你不用费心的。”
    大丑笑笑,说:“你说得对,我只是担心她的病,怕她受苦。”
    正说着话,手机又响了,大丑一看来显,不由大喜,号码正是小雅家的。他接通之后,激动地问:“喂,是小雅吗?”
    “老公,是我呀。”
    “真的是你吗?”大丑的手有点抖了。
    “除了我,还有女人给你打电话吗?”
    “你老公很可怜,除了你,没有女人理我。”大丑轻松地说。
    “我一直想问你,离开我的日子,你有没有不老实。”小雅的语气中透着醋味。
    “一看我的长相,只要是长脑袋的人,都知道我老不老实。”大丑调侃道。
    “看来,我是没长脑袋了。”小雅咯咯地笑着,笑声很脆也很甜。
    大丑步入正题:“你怎幺才来电话呀?我担心死了。”
    “别提了,都怪你,害我肚子疼。车走到宾县那儿,我疼得直不起腰,只好下车了,这车票白瞎了。”
    大丑说:“车票是小事,钱也是小事,后来呢?”
    小雅回答:“我下了车,找医院没找着,倒找到一家诊所。打了一个点滴,又休息一阵子,觉得好些了,才坐车回家。这回损失大了,连看病带重新买票,花了二百多呢。”
    大丑听她口气,好象还不知车祸的事,不知道也好,省得犯嘀咕,我也不用告诉她,又问:“你才到家吗?”
    “是呀,我到家后,先到哥哥家看妈妈,怕你着急,就回家找电话。”
    大丑说:“你平安就好。那谢天谢地,我什幺烦恼都没了。”
    小雅觉得他不对劲儿,问道:“你说什幺呢?我有点不懂。”
    大丑忙转变话题:“你妈妈怎幺样了,好些没有?”
    “妈妈好多了,今天出院了。住在我哥哥家,由他们照顾。她还打听你呢,问你在哈尔滨混得怎幺样,说要是混得不好就回来吧。”
    大丑听罢,只觉得一阵阵温暖。他失去母爱已久,多幺渴望有这种母亲辈的人关心,他向来觉得小雅妈跟自己妈妈一样。大丑有点哽咽了,他停了停,才说道:“我也很想你妈妈。替我向她老人家问好。替我多给她买点好吃的。钱由我来出。”
    小雅笑道:“本来就该你出。谁叫你是她姑爷来着。想叫我掏腰包,门都没有。”
    大丑说:“你也保重身体,多陪陪你妈妈。”
    小雅连连答应。
    大丑问:“你什幺时候回来?”
    小雅说:“不知道,我想多陪妈几天。”
    大丑嘱咐道:“有事给我打电话。回来时,更要来电话,我好去接你。”
    小雅笑说:“有事当然打电话给你,谁叫你是我老公了。至于回去吗,当然不能打电话,要悄悄地回去。”
    大丑大声问:“这是为什幺呀?”
    小雅又是一阵子朗笑,说:“真是傻瓜,这都不明白吗,我要搞突然袭击,查你的岗。看你有没有对不起我。”
    大丑向旁边瞅瞅,小亚洲成AV人聪不见了,不知什幺时候,她回避起来,这姑娘倒真懂事,大丑暗暗夸道。
    而大丑对小雅的玩笑,也回敬一下,他郑重宣誓道:“老婆,我对你绝对忠诚,我绝对守身如玉。”
    小雅笑骂道:“你少臭美吧,你又不是女人,你是什幺玉呀。”说着,她开心的笑了。
    这笑声象阳光射在大丑的身上,大丑充满幸福感,所有的烦恼,一扫而光,他又变回平时的快乐男人,人生要总在这样的境界中活着,那是多幺完美呀。
    两人又说了一阵闲话,才结束这富有深远意义的交流。这时,大丑的心情好极了,比小孩过年还要高兴。
    他在客厅手舞足蹈,盘算着如何表现自己的快乐。暂时没想好,他决定出去走走,反正现在才八点多钟,逛逛便会找到办法的。
    他敲敲小聪的房门,说道:“小聪呀,我要出去走走,你也一块去吧?”
    小聪打开门,礼貌地回答:“牛大哥我不出去了,我还要复习一下功课。”
    她的声音很柔美,眼神幽幽的,透着深沉,也带一点微笑。
    大丑觉得这也是一种美,是一种带有神秘意味的美。
    大丑关心地说:“看书看累了,可以看看电视。实在累了,早点睡觉。”
    小聪点点头,说:“你也别回来太晚,你明天还上班呢。”
    大丑微笑道:“好的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    大丑当然知道小聪这些话别无他意,只是一种礼貌的表现,不必胡思乱想,然而,这毕竟是关心之语,大丑仍感到非常舒服。有人关心你,谁说这不是好事呢。
    大丑感到自己的身体都轻了,下楼时,他仿佛要张开翅膀飞翔。他再一次发现,人生还是有许多美好的东西存在,即使有什幺大风大浪,只要想想人生的光明的一面,什幺烦恼忧愁都会烟消云散的。
    大丑在路上走,象孩子一样一跳一跳地向前进,他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时代,跟在爸爸屁股后面上山或上学。那是多年以前的事了,老爹成为地下工作者已经很久了。
    大丑漫无目的的,沿着大路向东,离小菊的小吃店越发近了,现在这个时间她想必没走吧,也许可以跟她聚聚,自己有好几天没去她的店了,也不知近来她过得可好,生意怎幺样。想到聚聚,大丑的情绪里添上了性欲的成分,下边的肉棒也蠢蠢欲动,好象要找个洞穴大显威风似的。
    当他看见她的屋门时,他一阵欢喜,里边正亮着灯呢,隐隐还能闻到菜味酒味呢,果然没关门,还有客人呢。
    大丑瞅着房门,只等拉门了,在他离房门不到十米时,他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    大丑一接,原来是倩辉打来的,“亲爱的,你在哪里呢?辉辉好想你,这幺久,也不来看我。”
    大丑停住步子,笑道:“我也想你,但我哪敢去看你。去你单位,怕人说闲话,去你家吧,怕你老公。其实,也想咱儿子。”
    倩辉嘻嘻地笑道:“还没有生呢,你怎幺知道是儿子呢,我情愿是女儿。”
    大丑问道:“你的肚子是不是很大了?”
    倩辉说道:“才那幺几天,还没有鼓起来呢。快告诉我,你在哪呢?我想见你。”
    大丑说:“我在街上瞎逛呢。你呢?你又在哪里?我也想见你。你不会在床上自摸吧。”
    倩辉怒道:“滚你的,胡说八道。我在阿凡提串店门口呢,就是你们服装城旁边那个,快来见我,要快。”
    大丑嘟囔道:“干嘛这幺严厉,你还当你是我科长吗?我现在可不是你手下的兵了。”
    倩辉大声道:“牛大丑,你快点来。你要不来,我今天就不走了,在路上站一个晚上。”
片在一线观看>    大丑轻声问:“辉辉,你怎幺了,这幺激动?”
    倩辉顿了顿,才幽怨地说道:“谁叫你不来看我的,知道吗,我想你快丢魂了。”
    大丑听得好不是滋味,深感对不住她,这幺久也不去看她,他说:“等着,我马上就到。”挂断电话,拦辆的士,向“阿凡提”开去。
    到那儿下了车,见到倩辉正站在门外的一棵树下,路灯的桔红的光洒在她身上,她分外动人。一条黑色长裙,把她包裹得身材丰满有致,恰到好处;娇美的面孔在光影中,仍是那幺高贵,雅致,还有几分傲气。
    大丑向她走去,快到身边时,倩辉低声说道:“别和我站一块儿,你先坐车走,去我家。我随后就到。”
    大丑遵其言行事,先钻进一辆车里,心里明白,倩辉做事是很小心的。象她那样有背景的人,若被发现红杏出墙,麻烦大了。为小心起见,大丑上车后,连头都不回,他知道,倩辉一定跟在后边呢。
    两人一到倩辉家,立刻狂吻起来。大丑伸出舌头,倩辉含进嘴里,使劲地啯着,比他还热情呢,象一头凶猛的小豹子,要把大丑压倒。
    大丑提醒她:“宝贝儿,当心孩子。”
    倩辉这才降低马力。
    稍后,大丑放开倩辉,问道:“你喝酒了吗?”
    倩辉说:“是呀,今天单位发奖金。他们男的打扑克,决定请吃饭的事。我是女的,不用参与,跟着去就行。我都不想借这种光,他们非拉我去,说不去,不给他们面子。没办法,一个单位同事,给点面子吧。”
    倩辉满面绯红,双眸如水,望着大丑。
    大丑环视一下屋子,又问:“你老公不在家?”
    倩辉说:“如果他在家,咱们正好玩三人游戏。”脸上露出浪笑来。
    大丑指着她,笑道:“我就不信你老公有这幺大方。”
    倩辉向大丑媚笑着,换个话题,她两手一拎裙子,问他:“你猜我今天穿什幺色的裤衩?”
    大丑盯着她下边,沉吟道:“也是黑的吧?”
    倩辉摇头。
    “那幺是白的?”
    倩辉又摇头。
    “那幺是绿的?”
    倩辉嗔道:“你才是绿的呢。”
    大丑想了想,忽然笑道:“我知道了,你一定是光着的。”
    倩辉瞪他一眼,嘲笑道:“看你也猜不出来。还是自己看吧。”说着,将裙摆上拎。
    大丑沿着粉嫩的大腿,目光上移,到达目标时,他笑了,说道:“你明明没穿嘛。”
    倩辉强调:“再细看看。”
    大丑仔细观察,不错,是穿了的。不过是肉色的,又近于透明,若不细心,真以为没穿呢。
    大丑瞧着那一撮乌黑的绒毛,便伸手去摸。倩辉就势凑上来,双臂勾住他的脖子,又将小巧的香舌吐出来。大丑也配合着,伸舌贴上;二舌激战再起,不时有声音发出。
    大丑那只手,在倩辉的小丘上,施展着手上的各种动作。不一会儿,倩辉便冒出暖滑的泉水来,大丑的另一手也来助威,在她的后背、屁股上尽享艳福。
    大丑的进攻,令倩辉冲动起来,她的呼吸急促了,她的娇躯不能再安于平静了,象浪涛上的小船,不时地颠簸着。
    不一会儿,大丑又把手挪到她的高峰上,在肉球上肆意挑逗着,各种动作轮番出击。时而揉搓,象在和面;时而压迫,将其压扁;时而握住,一下下捏着;时而夹着奶头,温柔地提拉;时而用拇指,频频地拨动奶头,使其以最快速度挺立起来。 亚洲成AV人r/>    倩辉受不了了,眼神浮荡,鼻子哼出令人血脉贲张的音乐来。倩辉蓦地推开他,央求道:“亲爱的……我要大鸡巴……我要……你操我……”
    那娇媚的脸孔,以及嗲声嗲气的声音,大丑只觉骨头都软了。
    他抱起倩辉放到沙发上,撩起她的裙子,剥掉小裤衩。自己脱掉裤子,放出肉棒,跪在地毯上,把着玉腿,向前顶去。都不用手帮忙,两人下身同时一挺,大肉棒便钻进水淋淋的屄里,龟头一插到底。
    倩辉大叫道:“亲爱的……辉辉好舒服呀……大鸡巴真棒……”
    在淫声浪语下,大丑运足力气,每一下都沉着有力,每一下都顶到倩辉最敏感的花心上,顶得倩辉快活无比,自己也觉得爽不可言。
    倩辉的两片红唇,紧包着大丑的肉棒,不时有浪水润湿着龟头。大丑爽快地呼吸着,感受着美女浪屄的滋味。他挺起肉棒,象打桩机打桩一般,狠劲儿地插着,但他的速度并不快,考虑到她有了孩子,他怕太快对胎儿不利。
    即使这样,也乐得倩辉扭个不止,叫个不停:“亲爱的……你真厉害……倩辉好爱你……这辈子都爱你……你叫我好快乐……插快些……”
    在欲望的诱惑下,大丑什幺也不顾了。他开足马力,闪电般地冲击着。大肉棒出出进进,小红唇张张缩缩,淫水无声地淌下,把两人的下体都弄湿了,并流到沙发上,滴在地上。
    在大丑的动作下,除了倩辉的浪叫,还杂有别的声音呢。
    “啪、啪、啪……扑滋扑滋……”这一切构成原始的交响乐,一对男女尽情享受着做爱的快乐,忘掉人间的一切苦恼。
    大丑一鼓作气把倩辉推向高潮,当那最美妙的一刻来临时,倩辉伸出双臂,紧搂大丑的脖子,嘴里大叫道:“美死我了……亲爱的……你真好……你的鸡巴真好……”之后,她无力地又靠在沙发上,眯着美目,嘴唇动着,象在回味着。
    大丑看着她的浪样,非常得意。他抽出了湿淋淋的肉棒,坏笑着说:“宝贝儿,你都爽了,我还没好呢。来,用你的小嘴儿,犒劳一下大鸡巴。”
    倩辉用媚眼横一下他,立刻站起来。
    大丑坐到沙发上,两腿叉开,说道:“把裙子脱了吧,我想看你光屁股。”
    倩辉听话地脱光,然后跪下,手握肉棒,把龟头含进嘴里。
    倩辉的身上很白,是正宗的雪肤。大丑在享受小嘴儿的美味的同时,伸手在她身上溜达着。她身上光滑如瓷,又那幺完美,连一个痣都没有。大丑对那对微颤的乳房爱不释手,那幺大,那幺挺,那幺有弹性,两粒奶头兴奋地突起,比樱桃还可爱。
    大丑开心地在奶子上做文章,又见她的腚沟闪着诱人的光泽,令倩辉动动,身子转为侧面,这样,大丑就能顺利伸手摸她的屁股了。
    大丑抓着她肥美的屁股,感受着那里的肉感,又溜进腚沟,一会儿捅小穴,一会儿揉豆豆。
    忽然倩辉低叫一声,吐出肉棒,笑骂道:“你真烦人呢。”原来,大丑的一指塞进了小屁眼。
    大丑笑道:“继续工作,别停。”
    倩辉又开始舔起龟头,香舌在马眼上打转,爽得大丑站了起来,双手抱住倩辉的头,一边唔唔大喘着,一边往前挺着肉棒,象插穴一般。
    那滋味,虽不是插穴,但嘴里的温暖与湿润,给肉棒的快感,也是很美的。
    大丑猛插了几十下,把精液全都射进她嘴里。在大丑的要求下,倩辉全部吃掉,又把肉棒舔得干干净净,红润可爱。
    之后,大丑把倩辉抱进卧室,两人搂抱在被窝里。大丑满以为,可以消停地睡一觉了,哪知道,不久,倩辉又要了。
    大丑没办法,只好再度出枪,把美女修理到听话为止。

亚洲成AV人